您的位置: 南京市城市与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 >> 新闻动态 >> 南京新闻
  阅读新闻

秦淮河 曾是南京大交通网的核心

 [作者:南报网  来源:南报网  添加时间:2013/3/26 16:10:44  阅读:2870次][字体: ]

  对南京而言,长江固然重要,但在以木船为水运载体的古代,更贴近城市生活区的秦淮河水系才是构成其大交通网络的核心。

  那么,秦淮河水系是怎样逐步构成南京大交通网的?谁堪称开发秦淮河水系的“第一人”?古代秦淮河上又是怎样一派忙碌景象呢?

  当年走长江太艰险,

  秦淮河水系对南京格外重要

  古代物资交通,特别是粮食、燃料、砖木石材等运输,多以水运为主。对南京而言,长江固然重要,但自慈姥山至下蜀渡的长江江面,江宽水急,在以木船为水运载体的古代,行船艰难。所谓“上有六百丈,下有黄天荡”,充分说明南京附近长江运道的艰险。

  为此,离开更贴近城市生活区的秦淮河水系,水运物资就无法直接安全抵达城区。特别是六朝和明代,南京作为都城及区域中心城市,生活着数以百万的官员、军队、市民、工商业者、僧侣等,没有发达、高效、安全、低廉的水运系统,无论是建造宫殿城墙所需的巨量建筑材料,或是百万人每天必须消耗的大量生活物资,都失去保障。

  检诸史料可以发现,从三国吴开始直到明代,历代主政南京者都要充分利用秦淮河水系覆盖面广的优势,不断开凿“渎”、“沟”、“运道”等人工河流,先后使秦淮河水系与金川河水系、太湖水系、青弋江水系、水阳江水系等相连通,从而形成了以秦淮河水系为主干并沟通皖南、两浙地区水系的大交通网络体系。

  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秦淮河水系在古代南京发挥的大交通网络建构作用,就不会有南京作为中国古代都城的文明地位和持续繁荣。

  孙权时期凿“破冈渎”,

  打通至太湖钱塘江水上运道

  开发秦淮河水系的“第一人”,当数孙权。

  六朝时期,南京作为都城所在,其经济腹地主要在吴、会地区即今太湖、钱塘江流域及浙东地区,为此,从孙吴政权开始,就通过秦淮河上游水道打通了连接太湖水系乃至钱塘江水系的水上运道。孙权此举,对南京秦淮河水路大交通格局影响深远。

  吴大帝孙权赤乌八年,“使校尉陈勋作屯田,发屯兵三万凿句容中道,至云阳西城,以通吴、会船舰,号‘破冈渎’,上下一十四埭。上七埭入延陵界,下七埭入江宁(金陵)界。”有了这条连通秦淮河水系与太湖水系的“破冈渎”,吴(今苏州)、会稽(今绍兴)一带的物资再不用从长江历险,而改由破冈渎入秦淮直达都城。

  由于破冈渎地势高,所蓄水量有限,船行其间不得并行,至梁武帝时,曾经废破冈渎另开上容渎,故道在今句容县河头村东五道坝处。到陈高祖时,由于上容渎埭多而水浅,又废上容渎而重新启用破冈渎。

  破冈渎和上容渎打通了秦淮河水系与江南地区镇、常一带水运之间的航运通道,连接了南京、句容、丹阳和镇江乃至太湖流域和浙江地区,成为六朝300多年间的漕运依赖。

  今天我们很难想象六朝时期江宁方山一带的繁忙的水上交通景象。那时,从太湖流域乃至浙东地区到首都的旅客到了依傍秦淮的方山会歇一宿后上路,从首都往三吴方向去的旅客,也会在方山住下来,等待第二天的客船。因此方山成为人们折柳道别的场所,时时上演悲欢聚散的故事,留下许多以迎别为主题的诗歌。晋元帝时,张闿自至方山迎贺循;南朝诗人谢灵运亦曾在此与亲友告别,并留下《邻里相送之方山》,抒发了“各勉日新志,音尘慰寂蔑”的依依情怀。

  开皇九年(589)隋灭陈,隋文帝下令废弃破冈渎,为的就是切断南京与苏、浙一带的经济联系,从而抑制南京的发展能力。

  开挖青溪、运渎、潮沟等,形成发达的城市水运航道

  孙权时期,还开挖了青溪、运渎、潮沟等,使秦淮河水与玄武湖、金川河水系沟通,从而形成发达的城市水运航道,确保都城的生产和生活物资供应。

  六朝时,秦淮河入江口呈大喇叭状,北岸接近石头城,在清凉山以南的红土山及汉中门一带,东吴时设有石头津,作为长江航运船只靠岸的码头;南岸在凤台山以北一带,相隔达数百米,江潮对秦淮河入江口沿岸会产生较大影响。

  东吴建都南京后,将宫城设在覆舟山(今九华山)以南今新街口至大行宫之间,正门约在今羊皮巷一线,距秦淮河5里。作为东吴的政治、军事中心所在,“背江面河”的城市发展格局要求东吴政权必须通过开挖运河、进行一系列的水利航道建设,才可以解决城市的航运及给排水等一系列问题。

  于是,就有了著名的“青溪”。

  《东南利便书》载,六朝古城离秦淮河很远,其漕运必资舟楫,且宫城壕堑也需要水灌注,故孙权时“引秦淮名运渎,以入仓城。开潮沟以引江水,又开渎以引后湖(即玄武湖),又凿东渠名青溪,皆入城中,由城北堑而入后湖,此其大略也”。孙权主持开凿的青溪在都城之东,赤乌四年(241)冬十一月凿成,北通城北护城河潮沟,南通秦淮河,沿途有多处弯折,又被称为“九曲青溪”。据《景定建康志》记载,在宋代时,这条河的宽度还有5丈(15米),深8尺(约2米)。

  青溪作为都城东面纵贯南北的河道,不仅具有重要的军事价值,也是交通要道。由于青溪两岸在六朝时是王公贵族公馆别墅集中之地,所以河中行驶的多是官船游艇,每当夏秋水涨之时,王公贵族泛舟中流,箫鼓之声不绝。这里还留下了青溪“邀笛步”的古迹。可见当时人们还可从青溪乘船到达宫城。据《南史》记载,宋少帝刘义符和齐废帝萧宝卷为了寻欢作乐,先后在宫苑内设市立店,开渠行船,扮作商人驾船坐店,体现了当时的建康城舟船运输的盛况。

  “运渎”则是六朝都城西面的一条人工河流,与潮沟西线一起构成城西水上通道。据《建康实录》记载,运渎开挖于东吴赤乌元年(238),其初衷是孙权为沟通秦淮与仓城的河道。

  潮沟也是孙权时开凿,是北垣护城濠,平面略呈“广”字形。位于覆舟山与北极阁之间的潮沟北线,即后来的进香河段,此河主要作用是北连玄武湖乃至金川河水系,南部通过运渎沟通秦淮河,保持诸水的充足水量以通舟楫。

  此外还有城北渠,是吴宝鼎二年(267)所开,“引后湖水激流入宫巡绕堂殿”,后人认为这条渠即珍珠河,主要作用是引玄武湖水入宫城,沟通这一带水运。

  六朝以秦淮河及运渎、潮沟、青溪、城北渠构成环都城的水路,作为都城的运输大动脉,西连长江,北接玄武、金川水系,东达江南运道,都城的大交通格局完全形成。

  六朝时在秦淮以南还有张昭开浚的娄湖。梁武帝时又开凿了一条名为“舰澳”的运河,引娄湖水以藏舟,并连通到秦淮河,这条水道后来被废弃了。

  杨吴南唐时期,“回”字形双层环城水道形成

  秦淮河水系作为南京城内交通“干道”,在六朝时期初步建构完成,而真正发展成熟,则是在杨吴南唐时期。

  唐宋之间,南京先是杨吴政权的西都,后成为南唐都城,为保证都城的生产生活及军事安全,公元930年,徐知诰南凿外秦淮,东掘旧青溪,北拓原潮沟运道,西延展秦淮北路,四面水道环城而列,既是军事城濠,又是连通秦淮河的水上交通线,史称“杨吴城濠”。

  南唐城墙有6座水门,城内的河道与城外水系直接相通,东、西水关的设立又保证了内秦淮河的使用安全。此外,位居都城中部的宫城四周也有人工河道相通,称为“护龙河”,与杨吴城濠一起构成了平面呈“回”字形的内外双重环城水道,加上内外秦淮同时使用,南京主城区的秦淮河水系日益成熟。

  杨吴城濠不仅直接连通秦淮河,而且延续了六朝时期城内水系沟通金川河的水路格局。据《上元江宁乡土志》记载:“靖安河水由张阵湖下流,历幕府、石灰诸山而来,另支自平桥下东南流经金川门之西入城。有闸俗为北水关,其水历大市、狮子桥至北门桥入河。”

  迄今,杨吴、南唐时开凿的河道如外秦淮、逸仙桥一线的南北水道、珠江路以南的北门桥一线的河道以及乌龙潭、内桥东西一线的河道等,都还是南唐时期开挖的连通秦淮河的水道遗迹。

  ︵上篇︶

  不过,南唐时期囿于环境和条件,秦淮河水系与外部水系的沟通工程未能开展,东部连通太湖水系的破冈渎这一时期则被完全废弃。

  那么,秦淮河水系的交通网络功能是何时达到历史极致的?它又是如何从鼎盛走向衰落的?且看下篇。

·上篇新闻:交通部:解决城市拥堵确是难题 致力发展公共交通
·下篇新闻:公司战略修编启动会暨企业发展务虚讨论会
关闭 】 【 复制 】 【 打印
  相关新闻
·迎冰城严寒风雪,谋交通宏伟蓝图——哈尔滨市综合交通规划顺利通过哈市规委会审查 2017/12/19 16:38:48
·我院董事长杨涛受邀给江阴市规划系统干部进行学术培训 2017/12/8 17:01:33
·“健康交通·健康城市”论坛——“行人过街交通设计与法治保障”题研讨会在宁举行 2017/12/7 10:13:36
·“南京城交院第一届金秋环湖游”活动 2017/12/5 11:03:44
·热烈祝贺我院钱林波总工当选全国城市道路交通文明畅通提升行动计划资深权威专家 2017/11/30 10:47:25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资料来自网上收集,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整理,谢谢。
版权所有:南京市城市与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龙媒网络 ICP备案编号:苏ICP备05034849-1号
地址:南京市珠江路63号 交通大厦10、11、12楼 电话:025-83194320 025-83194321 025-83194335 传真:025-84703642